新闻发布,维权发布,请联系小编:
QQ : 854668103
备用Telegram : https://t.me/biquanguancha

首页 > 故事 > 阿里第40号员工乐军:结束16个年头的电商生涯 “闯荡”娱乐圈

阿里第40号员工乐军:结束16个年头的电商生涯 “闯荡”娱乐圈

admin 故事 2016年01月01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杨过与小龙女分别16年后重逢,阿里第40号员工乐军,在结束了他16个年头的电商生涯之后,发现了另一个可以“闯荡”娱乐圈的自己。


2015年最后一个“谊久前橙日”,穿着橙红色羽绒服的乐军,匆匆赶往杭州梦想小镇的初橙创咖——即便你不认识乐军,如果知道前橙会,也能根据时间和地点大致猜出他的身份。


“前橙会”是由阿里离职员工组成的公益性社群组织,为成员们提供分享交流平台,实现资源互补、人才匹配、资本对接等服务,成员们自称“阿里校友”。每月的19日是“前橙日”,在北上广深杭、硅谷等城市会同时举办论坛,邀请阿里校友们前来分享在阿里的工作经验和创业心得。


阿里第40号员工乐军:结束16个年头的电商生涯 “闯荡”娱乐圈


乐军,前阿里巴巴第40号员工,阿里巴巴最早的一批员工,现可行星集团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兼杭州星相仪科技CEO。这个前橙日他分享的主题是“阿里早期产品的得失”。


作为阿里最早一批员工,乐军16年来待过的岗位横跨了产品、运营、技术、物流等多个板块,在支撑阿里巴巴早期发展的几款产品中,都有他的身影。和兄弟们挑灯夜战的斗志,项目遇挫时的彷徨,抓住机遇的兴奋……16年弹指一挥间,如今想来都历历在目。


关于40号员工的青春记忆


就像大学时的学号,“40号员工”对乐军来说,也意味着青春记忆。只不过与青涩的校园时光不同,40号员工带来的记忆更多与奋斗相关。早期的阿里经常搬机房,搬家的时候需要保证业务不停机,所以乐军带领团队三天不合眼地加班也是常有的事。


乐军在阿里的第一个大项目是Architecture改造,编程语言从最早的Perl语言全面跨向JAVA。为了这个技术改造项目,阿里巴巴当时招募了很多硅谷人才,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历时6个月。然而结果并不理想,下一年又进入新一轮改造。


而作为这次超前技术改造的“副作用”,阿里橙这个颜色第一次出现,网站内容开始更加丰富和多层次。


阿里巴巴在2001年开通了韩国站,乐军正是项目的产品经理,他依稀记得当时的自己,操着不熟练的英语和同样英语不大好的韩国伙伴来回电话沟通,“非常的好玩,锻炼了我跨团队的项目协作能力”,乐军在分享会上说。


“母校”阿里的馈赠——对商机的触觉


前40号员工乐军说,阿里给予他的最大磨练是对商业机会的触觉,“阿里不管哪个工种,都有机会对商业形成自己的判断,培养自己的商业敏感度”。


在阿里诚信通的崛起上,他体验到了什么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诚信通之前,乐军负责的一个产品在上线前一天被踩了刹车,当时为了减轻团队的沮丧感,马云夫人——张瑛还请团队泡酒吧。


产品夭折之后,催生出阿里巴巴当时另一头现金牛——诚信通。在业务上,网站以诚信通的销售为导向。


为了网站导向问题,技术团队和销售团队吵了很久——技术团队认为以信息和商业机会为主要内容的模式更加符合“客户第一”原则,但销售团队则坚持网站应以销售为导向。


最终销售团队“吵赢了”。销售导向的网站原则有一大好处,即让当时阿里的现金流和生存空间变得更大。“但长久的影响,则各有看法了。”乐军在分享会上说。


2003年,SARS出现让诚信通的销售发生了飞跃。在中国供应商、诚信通的基础之上,阿里有了更多的力量和资源去尝试更多的收费方向,提供更多的服务。


“闷骚型”创业者 要寻找没有天花板的行业


在创投圈,最近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穷人思维不适合创业”的论述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引起了红衣教主周鸿祎的“炮轰”,作为新晋加入创业大军的乐军,对这一话题也颇感兴趣。


“选择大于努力,甚至可以说和出身、运气之类要素相比,努力相对并不那么重要。但没几个创业者愿意承认这一点,宁愿承认自己懒也不能承认自己蠢,这是人性”,乐军说。


与通常“激情满满”的创业者相比,乐军说话慢条斯理、逻辑严谨而态度谦逊,更像是一位学者。然而在他的私人朋友圈,他对自己的注解却是“追逐自由的天性,是每个射手的理想”。


70后的乐军,懂80后的关注焦点和90后的网络语言。或许是与目前创业领域有关,他对各种趣味测试“乐此不疲”,是一个典型的“闷骚型”射手座。


乐军说,“经历了16年高强度的工作,在前段时间身体休养的过程中接触到了娱乐的项目,想玩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好玩的东西,这是我离开的原因。” 于是他选择了一个多少与自己“气质”有点出入的娱乐行业。


“娱乐行业在我看来是没有天花板的,有非常多可玩的空间”,乐军说。


用互联网方式帮路人甲圆梦


在不久前“星时代,梦可行”——可行星集团战略发布会上,乐军作为集团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兼杭州星相仪科技CEO,亦做了5分钟发言。发布会当天,乐军穿了一套藏蓝色的改良版中山装服装,在众多黑色西服的发言人中颇为显眼——尽管他的发言风格更趋向于简洁明了。


“尔冬升导演的《我是路人甲》,让大家看到了横漂这一群体,其实,不止有横漂,还有北漂、各大艺术院校的学生等等,过去十年,大约有100万人次参与选秀,这群人的共同特点是对演艺事业的热爱,和对梦想的执着。”以一个感性的方式开头,乐军还是习惯用数据和逻辑说话。


作为一个在互联网公司浸淫16年之久的老阿里人,乐军简洁地描述了他的创业思路——用互联网的方式帮“路人甲”圆梦。


“现在谈任何事情都会扯上互联网,我们也在想,能不能搞一个社区,把这些人聚集起来?因此星相仪科技做了一个FOR APP,希望对娱乐有热爱的人,能通过这个社区获得帮助,未来,通过我们的合作伙伴公司,获得更多帮助!”


乐军所言非虚,可行星集团下属三个子公司之间已经构成了可循环流通的全产业链闭环。比如通过网络选秀,可为艺人经纪输送新鲜血液,艺人经纪能够为网剧、网络大电影等提供优质演员,反过来,以“网生代”作为主要受众群的网络作品,也能进一步扩大艺人的曝光机会,从而形成了相互促进的循环系统。


事实上,尽管星相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只有区区数月,已经推出APP平台——FOR-娱乐人社群,并成功举办了“有戏!有戏!FOR明星达人秀暨超级网剧《饥饿岛》角色海选”活动,在FOR这个应用背后,则有其他合作伙伴的背书。


《饥饿岛》是一部根据好莱坞著名系列电影改编的科幻动作网剧,讲的是模特公司里一群参加集训的学员,突遭袭击被迫滞留荒岛,身陷无法退出的死亡游戏中的故事。


除了乐军的星相仪科技搭建移动互联平台为《饥饿岛》选角,专注于文化传媒的星相仪文化,则负责《饥饿岛》的筹拍,而另一位合作伙伴星缘文化,由可行星与英模文化合作成立,专攻艺人经纪。因此由星相仪科技选拔、星相仪文化打造的“明日之星”,亦可以通过星缘文化来输出,乐军通过FOR APP搭建梦想社区的构想,也有了现实可依的基础。


尽管可行星集团的各位创始人都将“梦想”挂在嘴边,但落实到行动上,依然是根据现实做出的考量。“星相仪科技的2016,希望通过FOR社区承载10万个有梦想的人,帮助他们实现1000个愿望,For you, for me, for dream”在发言的最后,乐军说。


射手座的乐军,享受“在路上”的感觉。虽已过而立之年,妻儿在侧,过着中产阶级的典型生活,此种状况下依然能脱离“舒适区”,必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聚光灯,领导力,重新出发,找到自己,学习……这些毕竟只是创业“副作用”。在阿里的16年,让他习得了对“商机”的习惯性嗅觉。FOR,显然还只是一次试水,在乐军的蓝图里,娱乐是没有天花板的。


文/思达派


赞一个 ( )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